我还不是一个源泉,一个发光体,那么什么也安慰不了我。 

光速爬墙,杂食随心情。

书摘碎碎念2

我天性不宜交际。在多数场合,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,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。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,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,那都太累了。我独处时最轻松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,即使乏味,也自己承受,不累及他人,无需感到不安。

——周国平《风中的纸屑》

评论
© 细斟北斗 | Powered by LOFTER